中国女儿城-清江新城

长篇小说《毕兹卡娘娘》是一曲生命的颂歌

发布时间:2019-10-10 21:57:00|  来源:中国硒都网

长篇小说《毕兹卡娘娘》是一曲生命的颂歌

文/宋福祥

  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刘绍敏那是1992年的秋天,因为我三弟刚刚大学毕业分到恩施工作,与刘绍敏的夫君是同事的缘故。那天下午,我们去她们家晚餐,刘绍敏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羊毛衫,身材俊美,脸蛋白里透红,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两眼明亮大而有神,害得我几次夹菜都掉在桌面上。她的年轻美貌映在了我的心壁之上,心里慨叹道:“恩施城里居然还有这样的美人!”

  许多年后,因为刘绍敏的才华,我们在文化圈里相遇。每次活动,她胸前总挂着一架高级相机,热情的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精彩难忘的瞬间。她灿烂的笑容和热情高贵的内在魅力,给我们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让我们渐渐地把女作家刘绍敏当成了一位值得敬重的大姐。她是一位充满激情与活力,才华横溢的女作家、摄影家,而且是我州获得省作家、省摄影家协会都认定的一位女性。

  在2019年4月的邬阳民族文学笔会上,刘绍敏激情满怀,怀着对民族英雄陈连升的敬偎之心、追思之意,写下了许多感人肺腑的文字。在2019年8月石灰窑的女儿会上,她向我们详细讲述了土家女儿会的历史渊源及演变过程。她对文学执着的追求精神,让我们十分感动。相聚在凉月山墅的几个夜晚,她向我们详细介绍了《毕兹卡娘娘》小说的创作意图和创作过程。这部长篇小说正是石灰窑土家女儿会历史演变的一个宿影,是一曲土家人生命的颂歌。这部小说告诉我们:土家人不仅是粗狂飙悍的,也是柔情浪漫的,小说主人公更是有责任感、有担当有奉献精神的。因次,使我对长篇小说《毕兹卡娘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决定用充电的方式从中吸取养氛,仔细品读这部作品。当我用七天的时间仔细读完这部小说之后,心胸里突然亮堂起来,掩卷细想,这部小说至少有四点让我阅后难忘。

一、《毕兹卡娘娘》的主题鲜明

  《毕兹卡娘娘》主题鲜明,是一部充满正能量的好作品。是刘绍敏创作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是2014年湖北省作家协会从全省报名的107部作品中,通过评委层层严格评审,公证公示后,进行重点扶持的项目,2018年6月终审定稿出版的8部作品之一。是恩施州获得该重点项目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全州获得该项目创作的第一位女作家。全书27.7万字。

  《毕兹卡娘娘》,是一部关于毕兹卡民族风情,民俗文化的长篇小说。内容以施南府石灰坪高山为背景,通过精彩的故事情节,展现勤劳智慧勇敢的毕兹卡人冲破封建藩篱,巧妙地利用民俗七月十二“月半节”赶场的机会相亲,(后被人们叫做“土家女儿会”),来无声的与封建习俗作斗争,勇敢争取婚姻自由的艰难历程。

  专家评委,编审老师对《毕兹卡娘娘》的文学创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与肯定:“小说对恩施的土司制度、婚葬风俗和地方民歌的描写具有很高的文献与文学价值。”

  作品出版发行以来,受到了恩施州委、恩施市委的高度重视。2018年8月7日,恩施州委办公室主办的《每日要情》【热爱恩施o发展恩施】,高度肯定了《毕兹卡娘娘》的出版发行;《恩施州人民政府网》,《恩施日报》,《恩施州委老干部网》,《石窑女儿会公众号》,分别进行了专题新闻报道。《恩施市硒都新闻网》作为头条新闻进行了重点推介。恩施州、恩施市图书馆作为当代畅读书,被列为重点借阅书目。小说出版以来社会反响好。

二、《毕兹卡娘娘》的结构新颖

  “这天,覃老泡摆起两河口小有名气的秀才钱大安,很受人听。”作家用白描的手法交代完石灰坪的山体结构,自然流向和经济流向之后,就把主人翁钱大安的故事交与老光棍覃老泡去开篇述说。而覃老泡的出现,一下子就抓住了我。

  覃老泡就是这么一个人:“一口辣子一口酒,每天不吃饭可以,但不喝酒不行。”这样的人我们在乡野里见得多了,特别是煎了油用盐巴炸石籽儿当菜下酒的那个细节,不仅让我过目不忘,而且还勾起了我儿时的一段记忆。记得我小时候跟一位老叔下河捞过鱼,走的时候老叔的背篓里放了一只很古老的铜皮锅儿,还特地带了菜籽油和盐巴,还有一瓶苕干酒。这天中午河水清亮,我和老叔没有捞到鱼,中餐也就没得指望了。到了太阳偏西的时候,也只弄到了几个鱼花花儿。老叔叫我去捡浪渣柴生火,用菜籽油把几个小鱼儿炸了让我吃。老叔自己在浅水里捡了一捧长满水青苔、鸡蛋般大小的鹅卵石来,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放在锅儿里去炸,等水气升腾完了之后洒上一层厚厚的盐巴,然后一边喝苕干酒一边嗦着石蛋,直到把炸焦的青苔和盐巴全部嗦得干干净净,并轮着眼睛朝我吼道:“做这道菜的时候切记不能用小石籽儿,若是嗦着嗦着不慎吞进一粒到肚子里去,屙不出来那就夹呀卵了!”覃老泡做“嗦丢”这道菜的方法我亲历过,只是他用的是小石籽儿,不保险。

  用这种叙事的方式,先把读者抓住,这是小说家的高明之处。再看看那个修屋上梁的掌墨师,心也真够狠的,就为几根鸡腿,不讲职业道德,做出伤天害理之事,竟然有意把中柱倒立起,犯了修屋造宇之大忌。但在弄清原由后又惭愧难当的及时更正,这些生活细节的描写,心里刻画,在小说的铺垫阶段就好比给读者喂了一根甜竹笋,又绵又脆,很有嚼头,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追求小说的结构新颖,是很多作家努力的方向,都想与众不同,给读者一个全新的感觉。但已经问世的文学作品浩如烟海,很难找到新的突破口,很难突出重围。而女作家刘绍敏以自己独特的视角与思维方式,基本突围成功。《毕兹卡娘娘》让我耳目一新:原来小说还可以这样开头。

  钱大安是小说中的主角,他与香香的结合是没有爱情的,当然也就没有浪漫的生活体验。所幸的是近亲结婚带来的苦果并没有影响钱秀才今后的人生,一场山洪泥石流,夺走了香香和儿子的性命。作家对这两个人物的处理虽然显得过余仓促,甚至仓促得没有让作为父亲的钱大安感受到近亲结婚的危害,那个傻子的儿子就被吞没在了猛烈的山洪之中。

  钱大安的父亲钱基石也只顾了满足自己“抱孙子”的愿望,他在急于再为儿子续妻的过程中,也让人们关注到了他的身世与命运。有人说,女儿是娘长长的生命线,儿子是父亲的影子。钱大安与高菊英的婚姻几乎是父亲钱基石当年命运的重复。

  已经有过一次婚姻经历的钱大安对菊英有好感,似乎除了婚姻之外确实还蒙发了爱情。菊英对大安的爱恋藏在心里很久,而且是因为香香的捷足先登夺了她的爱。但他们仍然是表兄妹,是近亲。菊英的流产早逝,给钱大安的打击是大的,但他对枝玉又是一见钟情的,压在心里的痛苦怀念与意外一见钟情对心灵的猛撞,让钱大安萎靡的灵魂为之一振,他复活了,昨天还在苦苦怀念的菊英,在见到枝玉后便成了钱大安生活里一位过客。这就是生活,人生的现实与无情。钱大安与枝玉的结合经历了一个激动热恋的过程,经历了毕兹卡庄重讲究的婚姻习俗和热烈隆重喜庆结婚仪式,让外地姑娘枝玉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毕兹卡浓郁的民族风情,公婆厚重的人文关怀,毕兹卡丈夫细腻热烈,粗犷深情的爱恋。使从小因烫伤不自信而冰藏多年的少女心融化了,使这位湘西美少女变成了毕兹卡汉子的女人,并且是那么心甘情愿,心满意足,为她日后成为毕兹卡娘娘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原来,“枝玉做梦都没有想到,跟秀秀出去玩,还真的遇到了心中的白马王子。平时虽然听秀秀说大安哥的好,她也没有在意过,到底人家是死过两个老婆的大男人。”

  后来枝玉与大安相识相恋后,作家把大安与枝玉的见面是这样表述的:“大安深邃的目光,深情地望着这个越发聪明标致的姑娘,他一只手环着她的腰,一只手轻轻地托起她玲珑的下巴,深深的吻了下去……枝玉本能地睁开眼睛,要揭露他的阴谋,但被他拥着,吻着,根本就无法张嘴说话……”

  作家似乎是用倒叙的手法在描写钱大安与枝玉的浪漫爱情,这可能就是一种突破,在当时那种封建礼教的束缚之下,讲究男女有别,也只有毕兹卡男人才有那个勇气和胆量去吻自己爱慕的女孩。并切吻得是那么的坦荡与深情,这种吻就是毕兹卡男人的承诺与担当,它表示的是自己将对这个女孩负责终身。

  这些情节和细节地描写增强了小说的感染力和张力,使毕兹卡人的浪漫情怀更加绚烂。这种环境描写和人物刻画如同荷塘带露的荷叶,温润温馨至极。这是土家女儿会给恋爱青年男女赋予的力量,也是对被封建礼教束缚下的青年男女渴望爱情的诠释。钱大安和枝玉这两个人物也由此被推倒小说纵横坐标的轴心。

  这是作家驾驮小说结构技巧与匠心的展露,也是作家才华与天赋的展露,给了我们全新的体验。

三、《毕兹卡娘娘》的语言鲜活

  我说长篇小说《毕兹卡娘娘》的语言鲜活是有充分依据的,随便翻开小说的一个页码,都能读到鲜活的文字。“好在自己只跑施南府和长阳,每次最多个把月就能回家。回到家哪怕是老夫老妻,相处也是新鲜得很,秤离不得砣。就是你不让我挨,我也不能因此迁就你。”读到这些文字的时候,那鲜活的味道立刻让我想到了“小别胜新婚”的说法,这或许就是夫妻间的恩爱。我就曾经遇到过这样一对夫妻,老公出门做手艺,去了一段时间回来,很想与妻子亲热亲热,可妻子得了重感冒身上发烧。夜晚躺在被窝里老公试探着想碰妻子,却又不忍心,就叹了声长气说:“哎,我想那个,你有又那个!”妻子明白老公的心思,就忍着病痛说:“你想那个,你就那个,我那个又不那个!”夫妻间的这种对话显得含蓄温情,正是秤不离砣的写照,是生命鲜活的特征。

  “土司夫人以为王爷又要出门了。以往,他出门前,回家后,总是喜欢与自己这样温存。这是他最健美,最狂放,最放松的时刻。像一头白虎,翻过了高山坪地,穿过了草原,最后深入峡谷寻幽探险……让他斯文点,他就笑话夫人,这个时候能斯文么?斯文了就不是容米的男人!斯文了能当土司?斯文了你真的喜欢?”这样的语言鲜活吗?鲜活!硬是鲜活得能让你听到牙床的响动,硬是鲜活得能让你闻到谈谈的腥味儿。女作家刘绍敏能够笔力独到,含蓄而不粗俗地写出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气氛,我着实应该为她的成功叫好。

  毕兹卡是一个浪漫而豁达的民族。这种浪漫豁达自然会表现在心境与语言上:“苦闷的人无处说,劳动歇气时就使劲地唱山歌,这山唱那山应,你唱我合,他唱她答,唱得多了,唱得久了,从歌声中就能知道对方的情况,相互倾诉以排解心中的痛苦。未婚的,以歌为媒,以歌会友,以歌表达感情,以歌定终身,就是皇帝老儿也管不了。凭歌找到心上人的男女还不少。”这不是鲜活的浪漫又是什么?这也是土家女儿会最初的表现形式,也是最终的表现形式。没有歌声的女儿会那还叫女儿会吗?尽管现在进入到了网络信息时代,微信聊天可以互诉衷肠,信息发送取代了加急电报,让邮政歇了业转了行。但雄浑的山歌,缠绵的情歌仍然能够使人眼前一亮,心境开朗,是最直白,最热辣,也最鲜活的调情方式。或许这也是《毕兹卡娘娘》要向我们传递的是一个特别的时代符号。这个符号虽然来自一个久远的时代,但直到今天,它仍然是一个最为鲜活的形式。唱腔可以奔放,唱词可以含蓄,但表现形式必须热辣鲜活。这就是生命的歌唱,这就是生命的启迪。

  毕兹卡是一个浪漫的民族。他们不仅对风花雪夜持有浪漫,而且面对死亡也是那样的坦然与浪漫。

  “你嘎嘎抱着你娘哭得死去活来,最后对你娘交待:'冬至啊,既然逃不出来,阎王硬瞎了眼睛让你去,你就放心地去吧,不要牵挂么子,你的儿子我们一定要把他盘成人的!你早去早投生,就是要记住,下辈子做畜生也一定要变个公的!'那场景好凄惨,好造孽哟!在场的人没有哪个没落泪。入殓时,你娘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嘎嘎用手抹了好几遍,她才闭上眼睛。”这是毕兹卡人面对死亡的一种坦然鲜明的态度,“既然逃不出来,阎王硬是瞎了眼睛要你去,你就放心的去吧!”声音里虽然充满了无奈,这是一位长者对离别亲人的坦然态度,鲜活的语言,说得真切而感人。

  “一路上,他们开心的笑声和矫健的身影,惊动了山道两旁出来觅食的雀鸟,有时这边'扑哧,扑哧......'飞出几只小鸟,有时又听到那边'叽呱、叽呱,叽叽呱呱!'鸟儿在嘻闹。那声音好像是在肯定姐弟俩的话'是的,是的……''是啊,是啊!斯文倒唦!'”

  “一路上,轿子虽然很平稳,但枝玉还是紧紧把女儿贴在胸口,生怕有个闪失。山道弯弯,上坡下坎多,尽管大楷、大月放慢脚步悠着走,还是难免轿子的上下颠簸,左右摇晃。刚开始,害怕女儿一直吵闹,枝玉把奶头塞进她的小嘴,也许是含着有安全感,女儿一会儿迷糊地睡着了。”

  这就是作家刘绍敏在长篇小说《毕兹卡娘娘》中鲜活的语言特色。在书中的字里行间,像这样鲜活的语言比比皆是,像喷香的韭菜,也像嫩嫩的椿芽,鲜活得一把捏得出水来。

四、《毕兹卡娘娘》的缺陷不足

  《毕兹卡娘娘》虽然是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主题鲜明,结构新颖,语言鲜活。但为了让女作家刘绍敏今后能够写出更好更美的文学作品,对小说中的缺陷不足我要一一的指出,供绍敏大姐参考。

  一是这部小说的语言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一位作家要把语言文字的功力提升到一定的高度和水平,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需要不间断的长期训练,需要时间和汗水,不是靠才气靠激情就能获得的。我之所以说《毕兹卡娘娘》的语言“鲜活”,而并没有说《毕兹卡娘娘》的语言“精妙”,是因为我站在一个同行的角度认真品读一部作品后的内心感慨。二是从小说中能够感受到作家对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与描写还很平淡,没有达到人物所需的最高境界;同时,小说虽然注重了细节描写,但对于大场面,大景物的勾勒笔触不到位,还需要提升驾驮能力,要写出意境,牵动主题,打动读者。三是小说铺垫中的伏笔埋得不深不利索,没有起到引人入胜的作用,甚至还看不出作家的创作意图。四是如果能把每一章都用上切题的小标题,不但对内容有提示作用,会使作品更加紧凑完美。五是小说尽管高调结尾,私塾里的学生,不管是近亲婚姻有智障的孩子,还是正常的学生,在私塾先生钱大安正确的悉心教育引导下,他们不仅有文化,有思想抱负,更重要的是有正确的人生观,他们都当了红军,有了最理想的人生发展前途。但总的来说,结尾布局还是仓促了些。六是因为结尾没有舒展开,对枝玉成为毕兹卡娘娘的刻画渲染就不够,影响了作品的张力,小说的感染力。不然,这部作品将会更加完美,更能打动人心的。

  在此,我把这六点缺陷不足视为“缺陷美”,与绍敏大姐交流,进一步探讨。我坚信在今后的创作中,绍敏大姐一定能够写出更好更美的作品,给我们以生命的启迪,以美的享受!相信绍敏大姐一定会有更好的作品问世。

  我希望着,我期待着。

  (2019年10月5日写于湾潭河书屋)

值班总编:瞿照坤 责任编辑:廖康庄

清江新城
42c99f123b87c90222d69cb5eb359212